๓鲸落๓

虽然我画的不好,但我写的烂啊。

生的希望『1』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象征着太阳般光辉的红发,神明的爱子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老祭司

    海风呼啸,浪花如猛虎般扑来,菲奥娜被丢入了海中……
    她依稀记得母亲教过怎样划水,还说过这关键时刻说不定能保住性命。母亲说对了。菲奥娜只需向上游几寸就可以呼吸道新的空气了。
     可她不想这么做,她真的累了。也许沉入海底不是件坏事,兴许能看到珊瑚礁,或者尤格大人的留下的启示,和对母亲对家乡更深的记忆……
      尤格大人频来影,带领着族人前往世界的尽头。不知道为什么,这里信奉的海神,也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  菲奥娜初来这座小岛,就看到了海神的踪迹。那也是一次祭祀仪式,小岛人民欢呼着,把那美丽的女孩推入深海……
       平静了一会的海面又开始沸腾,起初只是浮了一层水沫可那水沐越聚越大,竟变出了一个海面深洞。随着更大的欢呼声,海神,那层面影逐渐清晰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『半夜三更起来连更,私设较多,谅解』

嗷嗷嗷,蟹蟹太太为我画的头像嗷(❁´ω`❁)

黄祭——海岸边的女孩(忘记几了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愿用我的罪,来感动神明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菲奥娜.吉尔曼

    老祭司那臃肿的嘴张开,里面发出的阵阵恶丑让菲奥娜难以接受。她微微用手一掩,那股恶丑才稍似舒缓了些。
    “小丫头长了一头红发,神明会喜欢的。”老祭司的大嘴一裂,笑了起来,笑的那样狰狞,嘴角几乎到了耳根:“神明会喜欢的……他会的……哈哈哈哈……”
     菲奥娜看的很恶心,刚想逃双臂却被老祭司牢牢钩住动弹不得。
     她被抛到了海岸边,冰凉的海水冷的彻骨。

      “我该……怎么办啊……”

(咳咳→_→半夜炸起,私设较多)

嗷嗷嗷哦啊,第一个小粉丝耶

黄祭——海岸边的女孩『3』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母亲,可能才是最伟大的吧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引子
      菲奥娜被丝丝缕缕的怀念钩去,对母亲的思念使泪水夺眶而出。

       “菲奥娜也和妈妈一样有象征着太阳的红发啊,都是被尤格大人所保佑的孩子呢。”

       母亲的喃喃还徘徊在耳边未散,让人不禁回忆起自己的故土。她双眼紧闭,试着想起它,可记忆早已迷糊,只能缓缓记得母亲的形容。

      “啊,妈妈很爱这里,爱这的一切。就像清晨的雏鸟吸食阳光那般依赖 ;就如斑斓的毒蛇所被月光喜爱。每当太阳还偏东,妈妈就喜欢牵着菲奥娜的手,沿着这条迷人却危险的小道,去看海。那早晨的阳关轻盖这海面 ,浅岸中的生命都染了一层金。像被女神吻过呢。你一定要记住这里,这里是你的故土。它的名字也要牢记心中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菲奥娜不记得母亲最后所说的 ,只记得母亲被强行拉走,那之后边再没见过了。她被祖母带着,来到这座小岛,梦中却无数次梦到她的故土。她呼喊着,想要听清它的名字,可无济于事。

 
    “快点给老祭司让路!”粗暴的嗓音穿破耳膜,打断了菲奥娜的思念。老祭司的侍卫挺着肚子战在她面前。“你的礼物呢?”

     她努力摁住左手,不让它颤抖。可肩膀却像一颗可怜稻草,摇摆不定。

晚上才会有灵感。。。。嘛

黄祭——海岸边的女孩『2』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菲奥娜一辈子都不会忘记,

      那“海神”的秘容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引子

      那肥胖的老祭司就像一只雏鸡,臃肿、苛刻却又无能。那马铃薯的鼻子更增添了她的丑陋,干紫色的嘴唇不时上下摩擦把嘴边的鲜血吞进肚去。
      “伟大的神明,希望您喜欢我的祭品……”
       声音从耳边传进脑海,苍老的音调却如闪雷轰顶。渐渐从记忆中浮现出他身影,古老的脚踝铃还为散去;西阳与海水交织成斑斓的异色;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西海异色,海神重现。

       她想出了神,老祭司哗众取宠的表演也不与理睬。她的神都飘去了,心中总有些遭乱。

       “哦——我尊敬的尤格大人,请您引导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 菲奥娜不是这个小岛的信徒,她一头如玫瑰般艳丽的发色出卖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 大概,是五年前吧。

黄祭——海岸边的女孩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喔,尊敬的海洋之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向您所屈服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海洋星辰向您低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喔,仰望星空的女神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请您低下高贵的头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海风是您的呼吸,海浪是您的群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海岸边的女孩 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有幸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海洋奉献生命。

  女神的呼吸化作海风,这是信徒所公认的。她落了枯叶;吹起了帆船;吹红了女孩的长发。
  自从祭祀节开始那天,菲奥娜就敢到不适。这与世隔绝的小岛从没这样火热过,老祭司带上羊皮鼓,像喝醉了似的,一步一趔趄。站在悬崖峭边上这样走的确有些危险。
  
    老祭司指挥岛上的青年把牛羊推下海去。牛羊自然不愿送掉性命,无奈难忍背后铁叉的刺痛,只能踌躇前进。

   难得如此平平的小岛有几分火热,也引得神明理睬。